腓力二世前的早期马其顿史

  弱国马其顿
  必于马其顿王国王国早期的历史,由于相关记载的缺乏,比起同期希腊文明世界的历史可谓乏善可陈。可以知道的是,在荷马时代,马其顿并没有出现在讨伐特洛伊的希腊联盟的名单里。比荷马稍晚的伟大诗人赫西俄德则把马其顿看做是希腊世界的一个部分。外部世界对马其顿的看法也是如此:他们把希腊人和马其顿人都叫做Yaunâ,而用tyaiy paradrayâ (“穿过海的希腊人”)和takabarâ(“戴遮阳帽的希腊人”,马其顿人就属于这个部分)来区别他们。公元前500年左右的一个观察家指出,由于马其顿国王们执行一种希腊化的政策,有一天马其顿人或许将被希腊文明同化。
  然而这并没有发生。在平原上的马其顿人和上马其顿的居民统一成了一个国家,但是这个国家的居民说不同的语言,血缘上有很多伊利里亚人(Illyrain)和色雷斯人(Thracian)的成分,宗教信仰也是相差迥异。山地上那些崇拜蛇的部落,风俗非常放荡,同时有着崇拜酒神狄奥尼修斯(Dionysus)的文化。而在平原上的马其顿人崇拜的则是希腊人称呼为宙斯和赫拉克勒斯的那些神祗。这样的两群人怎么可能统一成为一个国家?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书面证据,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推断,波斯人的征服对马其顿面貌的改变起了决定性作用。大流士在远征西徐亚人失败之后(公元前512年,事见希罗多德历史。),他派美伽巴佐斯(Megabazus)带一部分军队平定色雷斯。当色雷斯被征服后,当时马其顿的国王阿明塔斯一世(Amyntas I)宣布臣服并且奉献了若干贡品,同时下马其顿的国王(姓名不详)则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一个波斯贵族。在阿契美尼德帝国皇家的若干铭文中,马其顿都是作为一个属国出现的。
  20年之后,波斯将军、大流士的女婿马尔多纽斯 (Mardonius)把马其顿划入了波斯帝国十个税区之一。作为回报,大流士承认了阿明塔斯一世之子亚历山大的领导权,可能还给了他一个波斯总督的头衔。作为一个波斯帝国一个地区的总督,一般来说他们有权管理的地盘比他们实际的控制区要大,譬如小亚细亚吕底亚(Lydia)的总督就有权管理附近若干的希腊城市。我们不难推断,波斯王国的授权和支持给了亚历山大如此大的优势,使得当地很多部落都归入了他的统治。虽然没有证据,但是阿契美尼德帝国君王们作风一向如此。
  当公元前480年,大流士的儿子薛西斯入侵希腊的时候,亚历山大是他的忠实盟友。众所周知的,波斯人失败了,在公元前479年,希腊联军在普拉提亚(Plataea)决定性击败了马尔多纽斯统帅的波斯军队。之后,雅典人领导下的提洛同盟把波斯人撵出了欧洲。
  下来的若干年对于希腊和马其顿自身的发展都是很关键的。到现在,他们把对方互相视为不同但是有关联的民族。在公元前479年后,他们的关系恶化了,两个新的文明和民族性格的分野开始显现。大流士和薛西斯帮助山地上和平原上的马其顿人实现了统一,亚历山大则按照波斯人的方式维持着这个统一。对于希腊人来说,他们的民族性是由他们的宗教、他们在特洛伊战争中的精诚合作和他们在同波斯斗争中的团结所决定的。作为薛西斯曾经的同盟,马其顿人当然不会再被视为希腊人。
  当然,政治上和民族性上的分道扬镳并不意味着马其顿人和希腊城邦之间从此不再有密切联系。希腊人需要马其顿出口的木料和谷物,而亚历山大则需要希腊人的支持以控制山地各部落。他通过把自己称呼为菲拉赫伦诺(Philhellneos,“希腊人之友”)的方式企图否定两个民族间日益扩大的区别,同时他散布谣言,声称自己其实是希腊城市阿尔戈斯人(Argos)的后裔,这个谣言不久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官方采信。不过希腊人之友这个称呼本身就说明亚历山大的国家不是希腊人的国家,因为希腊人的国王不需要称呼自己为“希腊人的朋友”。亚历山大还说其实马其顿人对波斯人并不忠心,但是他在希波战争中的表现,下马其顿和波斯人的政治婚姻,他在公元前5世纪60年代帮助被雅典人放逐的提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逃亡到波斯宫廷的行为,都证明他的这种自我申辩并不符合实际。
  亚历山大一世之所以可以留名后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著名的希腊诗人品达的缘故。他在游历于马其顿的时候,曾经为亚历山大一世写过一首颂歌。我们读到的每个版本的亚历山大大帝传记中都可以知道,当亚历山大大帝受科林斯等城邦的怂恿摧毁底比斯城时,只有品达家族的房子得以保存。
  当亚历山大一世于公元前454年病死的时候,他留给他的继承者一个由马其顿中部平原、山地部落和亚历山大征服的部分地区(包括波斯在马其顿的力量崩溃后叛变他之后被他再度征服的地区)组成的王国。各个部落的首领承认亚历山大为他们的领主。虽然未来的国王们可以会遇到种种挑战,但是在他手中真正光大的阿吉德王朝(Argead Dynasty)的霸权在之后的近两个世纪并没有遭到过真正严重的挑战。马其顿的外交政策之基调也定下来了:与南方的邻居希腊人联合。

  马其顿的兴起和内乱
  值得庆幸的是,帕迪卡斯的继承者完全胜任他父亲和祖父的那个位子,即使他的外交政策和他父亲完全不同。阿克劳斯(Archelaus)倾向于同雅典保持一个更加友好的关系。当时的雅典由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最后阶段爱奥尼亚战争(Ionian War,因为几次主要战场都在爱奥尼亚海附近)中被波斯国王大流士二世支持的斯巴达人所击败而失去了超级强权的地位。在雅典人失去了海上强权之后,阿克劳斯现在可以从木材和谷物贸易中大大受益,并且用这些利润来投入马其顿王国的基础建设。
  阿克劳斯也竭尽所能来适应希腊式的生活。在公元前410年,王室从埃迦伊(Aegae)搬迁到了培拉(Pella)城,雅典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和阿伽松(Agathon)被邀请到了这个新建的都城,此外来到培拉的还有著名画家宙克西斯(Zeuxis )。
  阿克劳斯还在奥林匹斯圣山下的迪翁(Dion)组织了了奥林匹克运动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这位国王在“真正的奥林匹克”这个问题上赢得了一次胜利,但是马其顿当地人却不能参赛,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被当作希腊人对待。保存至今的奥林匹亚大赛冠军名单证明了这一点。
  甚至阿克劳斯本人的希腊人身份(具体参见前文关于亚历山大一世编造的他们家族身份的谣言)也受到了挑战。虽然修昔底德接受了马其顿国王是阿尔戈斯人后裔的说法,和他同时代的卡尔西顿的特拉西马古斯(Thrasymachus of Chalcedon,柏拉图理想国一书中的重要对话者之一)却大声疾呼:“难道我们希腊人愿意成为阿克劳斯这个野蛮人的奴隶吗?!”这对于做了这么多来让自己看上去象一个希腊人的阿克劳斯来说实在是个很大的打击,不过我们并不能由此断定阿克劳斯的政策失败了。相反,它证明了特拉西马古斯看穿了马其顿的外交政策,同时证明了马其顿已经成为一个能引起希腊人重视的重要力量。不过,无论如何,希腊人肯定不知道他们这个正在兴起的邻居的真实想法。
  阿克劳斯并没有象他祖父和父亲那样善终----他死于一次暗杀。在他死后,马其顿的崛起和希腊化进程都暂时被打断。由于缺乏强大的君主,伊利里亚人,雅典人,斯巴达人以及马其顿周边希腊人组成的卡尔西顿同盟都大肆扩张他们在马其顿的影响。之后的35年时间,除了阿明塔斯一世庸碌的统治了23年之外,其他12年之内竟然换了整整6任君主,其中有几个君主甚至不属于阿吉德王室成员。
上一篇: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下一篇:近代科学之父伽利略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