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相寇准简介

    寇准(961年-1023年10月24日),字平仲,华州下邽(今陕西渭南)人,北宋名相。
    寇准父寇湘,后晋开运中,很有学问,应辟为魏王府记室参军。寇准出生于山西太谷县,年少时期豪爽嗜酒,性格大方,喜欢在家里大摆筵席。皇佑四年,诏翰林学士孙拚撰神道碑,帝为篆其首曰“旌忠”。寇凖善诗能文,七绝尤有韵味,今传《寇忠湣诗集》三卷。
寇准    早年与澶渊之盟
    太平兴国年间进士,授大理评事(阶官,从八品下),知归州巴东、大名府成安县。每期会赋役,未尝辄出符移,唯具乡里姓名揭县门,百姓莫敢后期。累迁殿中丞(阶官,从五品下)、通判郓州。召试学士院,授右正言(阶官,从八品上)、直史馆(职),为三司度支推官(差遣),转盐铁判官(差遣)。会诏百官言事,而准极陈利害,帝益器重之。擢尚书虞部郎中(阶官,从五品上)、枢密院直学士(职,正三品),判吏部东铨。尝奏事殿中,语不合,帝怒起,准辄引帝衣,令帝复坐,事决乃退。上由是嘉之,曰:“朕得寇准,犹文皇之得魏徵也。”。淳化二年春,大旱,太宗延近臣问时政得失,众以天数对。准对曰:“《洪范》天人之际,应若影响,大旱之证,盖刑有所不平也。”太宗怒,起入禁中。顷之,召准问所以不平状,准曰:“愿召二府至,臣即言之。”有诏召二府入,准乃言曰:“顷者祖吉、王淮皆侮法受赇,吉赃少乃伏诛;淮以参政沔之弟,盗主守财至千万,止杖,仍复其官,非不平而何?”太宗以问沔,沔顿首谢,于是切责沔,而知准为可用矣。即拜准左谏议大夫(阶官,正四品下)、枢密副使(差遣),改同知枢密院事。准与知枢密院事张逊数争事上前。他日,与温仲舒偕行,道逢狂人迎马呼万岁,判左金吾王宾与逊雅相善,逊嗾上其事。准引仲舒为证,逊令宾独奏,其辞颇厉,且互斥其短。帝怒,谪逊,准亦罢知青州。帝顾准厚,既行,念之,常不乐。语左右曰:“寇准在青州乐乎?”对曰:“准得善藩,当不苦也”数日,辄复问。左右揣帝意且复召用准,因对曰:“陛下思准不少忘,闻准日纵酒,未知亦念陛下乎?”帝默然。明年,召拜参知政事(差遣,副宰相)。至道元年,加给事中(阶官,正四品上)。
    真宗即位后,先后任工部侍郎(阶官,正四品下),刑部侍郎,兵部侍郎,又任三司使(差遣)。景德元年(1004年),与参知政事毕士安一同出任宰相(同平章事)。当年冬天,契丹南下犯宋,包围了瀛洲等河北地区,朝野震惊,王钦若、陈尧叟皆主张迁都逃避兵锋;唯寇准力主真宗亲征,反对南迁。真宗抵达澶州(今河南濮阳)后,寇准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门楼以示督战,“诸军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宋将张环伏弩射杀辽军主帅挞览,于是订立了“澶渊之盟”。
    为相与朝争
    景德二年,升中书侍郎(加官,正三品)兼工部尚书(阶官,正三品)。当时朝廷无事,寇准生活奢侈,“尤好夜宴剧饮,虽寝室亦燃烛达旦。”帝亦待寇准极厚,王钦若很是嫉妒,乘机挑拨离间,谗言中伤,钦若说:“城下之盟,《春秋》耻之,澶渊之举,是城下之盟也。以万乘之贵而为城下之盟,其何耻如之!”又说:“寇准之孤注也,斯亦危矣。”景德三年,因王钦若等人排挤,辞去相位,降为刑部尚书(阶官,正三品),知陕州事。从封泰山,迁户部尚书(阶官,正三品)、知天雄军(差遣)。祀汾阴,命提举贝、德、博、洺、滨、棣巡检捉贼公事,迁兵部尚书(阶官,正三品),入判都省。幸亳州,权东京留守,为枢密院使(差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林特为三司使,以河北岁输绢阙,督之甚急。而准素恶特,颇助转运使李士衡而沮特,且言在魏时尝进河北绢五万而三司不纳,以至阙供,请劾主吏以下。然京师岁费绢百万,准所助才五万。帝不悦,谓王旦曰:“准刚忿如昔。”旦曰:“准好人怀惠,又欲人畏威,皆大臣所避。而准乃为己任,此其短也。”未几,罢为武胜军节度使(阶官,从二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河南府事,徙永兴军。
    天禧元年改山南东道节度使,时巡检朱能挟内侍都知周怀政诈为天书,上以问王旦。旦曰:“始不信天书者准也。今天书降,须令准上之。”准从上其书,中外皆以为非。遂拜中书侍郎(阶官,正三品)兼吏部尚书(阶官,正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差遣,宰相)、景灵宫使(祠禄官)。三年,祀南郊,进尚书右仆射(阶官,从二品)、集贤殿大学士(职)。后因参与宫廷权力斗争,被丁谓等人排挤,罢为太子太傅(加官,太子三师,从一品),封莱国公(爵,从一品)。贬为太常卿(阶官,正三品)、知相州事,徙安州,贬道州司马,乾兴元年,再贬雷州司户参军(阶官,从八品下)。天圣元年,徙衡州司马。百姓编有顺口溜:“欲得天下宁,须拔眼前丁。欲得天下好,不如召寇老。”被贬后,一天宋真宗问:“吾目中久未见寇准,何也?”左右畏丁谓之淫威,竟不敢言。
    贬谪与晚年
    后丁谓同党雷允恭因先帝陵寝工程事故,坐“擅移皇堂”罪,丁谓受牵连,贬为太子太保。后以“丁谓前后欺罔”罪遭贬,丁谓路过雷州时,寇准派人送一蒸羊在路迎他。丁谓想见寇准,但寇准拒绝。南宋叶李赋有一诗:“雷州户,崖州户。人生会有相逢处。客中颇恨乏蒸羊,聊赠一篇长短句。”
    寇准最终病死于雷州贬所,年六十三。明道二年(1041年),追复太子太傅,赠中书令(赠官,正二品)、莱国公,后又赐谥曰忠愍。皇佑四年,仁宗诏命翰林学士孙拚撰神道碑,帝为篆其首曰“旌忠”。绍圣二年(1095年)建祠庙于雷州。绍兴五年(1135年),赐庙额曰旌忠。留有《寇莱公集》。
    轶事
    五岁登华山:“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寇准年轻时曾写诗“到海只十里,过山应万重。”一语成谶,最后卒于东南门至海岸只有十里远的雷州,远离家乡万里。
    寇准被贬雷州后,当时好事者相语曰“若见雷州寇司户,人生何处不相逢。”
    寇凖曽揶揄赣省才子要不要晏殊为江外人
上一篇:建炎南渡
下一篇:稼轩居士辛弃疾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