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蛇蝎妖女全公主孙鲁班

  全公主,即三国时吴国大帝孙权的女儿孙鲁班。可不要把这位公主“孙鲁班”与工匠“鲁班”混淆。更何况历史上的巧匠鲁班,本名也并非“鲁班”,而是姓公输名般。因为他是春秋末年鲁国人,常被称做“鲁般”,般班通用,最后才会变成“鲁班”的。――虽然青史留名,留下的名却与自己的真名一个字也合不上,实在是公输般先生的人生一大憾事。
全公主孙鲁班  言归正转,在孙权年青的时候,娶了淮阴美女、后来丞相步骘的同族步氏为妻。步氏虽然不是他的结发妻子,但是他和步氏的感情却十分深厚,对她千依百顺。
  然而步氏没有儿子,只生了两个女儿:鲁班与鲁育。因此,当孙权建立吴国正式称帝的时候,群臣都反对立步氏为皇后,认为她一非元配二无子嗣,要孙权立长子孙登的母亲徐氏为后。孙权拗不过满朝文武,就干脆不立皇后了。
  虽然没有正式当上皇后,东吴皇宫里所有的人、包括孙权本人在内,却一直以“皇后”称呼步氏,亲属们递奏章的时候,也都以“中宫”代称。步氏性情温驯,不骄不妒,宫中人都十分推崇她的品德。
  十年后的公元二三八年,年近五旬的步氏去世了,孙权伤心欲绝,群臣终于识相地联名上书,请求追封步氏为皇后。于是孙权了却心愿,以皇后的礼仪为步氏举殡,追封她为皇后。发下了一道情真意切的诏书,追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坚持立步氏为后的心意。
  “惟赤乌元年闰月戊子,皇帝曰:呜呼皇后,惟后佐命,共承天地。虔恭夙夜,与朕均劳。内教修整,礼义不愆。宽容慈惠,有淑懿之德。民臣悬望,远近归心。朕以世难未夷,大统未一,缘后雅志,每怀谦损。是以于时未授名号,亦必谓后降年有永,永与朕躬对扬天休。不寤奄忽,大命近止。朕恨本意不早昭显,伤后殂逝,不终天禄。愍悼之至,痛于厥心。今使使持节丞相(醴陵亭侯雍)奉策授号,配食先后。魂而有灵,嘉其宠荣。呜呼哀哉!”
  孙权一直对步氏情意深重,加上心怀愧疚,所以待步氏所出的两个女儿十分娇宠,尤其是对长女孙鲁班,更是纵容之至。
  孙鲁班长成以后,孙权精心为她选择了周瑜的长子周循为驸马。
  周瑜(一七五――二一),字公瑾,今安徽舒城人,出身士族,门第清高,父亲周异曾任洛阳令。与小说家笔下不同的是,真实的周瑜英俊挺拨,风度不凡,而且从小志向远大,好学有德,胸襟开阔。他还富于浪漫气质,琴艺不凡,即使喝醉了酒,都能听出曲调中微小的失误,不过他脾气很好,从不指责乐人的失误,至多回头看一眼而已。人称“曲有误,周郎顾”。
  周瑜品貌超群、少年得志,简直是一代超极偶像啊,迷恋他的女子数不胜数。周瑜却很注重家庭,并不喜欢泡在美女堆里,女子们虽然失望,却也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一丝半缕的注意。因此,“时时误拂弦,赢得周郎顾”,至多也只能算是一点心理安慰。
  吴国的名臣程普向人形容说:“与公瑾交往,就如同啜饮美酒,不知不觉中便醉了。”就连想挑拨吴国君臣关系的刘备,都不得不如此向孙权下药:“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只是他器量太大,恐非久居人下者!”――小说家居然能说周瑜气量狭小,最后教人活活气死,真是扯得没了边儿。
  早在孙权之父孙坚出兵讨伐董卓的时候,孙家就曾经住在周瑜家的宅院里,两家互通有无,关系亲密无间。孙坚的长子孙策仅比周瑜大一个月,两人遂成知己,有“总角之好,骨肉之情”。在孙策四处征战的时候,周瑜总是和他在一起。
  公元一九八年,二十三岁的孙策和周瑜带兵攻下安徽皖城。城中乔公将自己的一双女儿献给孙策。这对姐妹就是三国历史上有名的“二乔”。
  孙策看大乔小乔貌美温良,立即想到了周瑜。于是大乔嫁给了孙策,小乔嫁给了周瑜。――兄弟俩成了连襟,姐妹俩成了妯娌。才子佳人,天生佳偶啊。
  公元二年,二十五岁的孙策早逝,将权力交到弟弟孙权手中。当时孙权尚未树立威信,很多老臣心中不服。在这关键的时候,周瑜全力支持孙权,奉之为君上,礼节周全谨慎,其它的人便都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战乱频仍的年代,疫病蔓延极广――来不及收拾的死尸遍地发臭,能不出疫病么?
  周瑜三十六岁时,在出征途中染疫身亡。孙权为失去股肱之臣而痛哭流涕。直到称帝之后,他仍然没有忘记周瑜的功劳,认为自己能称帝,功劳都应归于周瑜。
  周瑜身后,留下了二子一女。孙权感念前情,让自己的长子孙登娶了周小姐――孙登是吴国的首位太子,要不是他三十岁刚出头就早死的话,吴国的第二位国母就该是周小姐了。
  除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周瑜的女儿,孙权还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了周瑜的长子周循。这位出嫁周氏的公主,就是孙鲁班了。
  周瑜风度翩翩,俊挺不凡,在当时是被公认的,数百年后,苏东坡尚且这样感叹:“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有个这么出类拨萃的爹,再加上一位天姿国色可比牡丹的妈,想来周公子也该是白马王子型的人物,更何况据史料记载,周循“颇有瑜风”,文武双全。孙鲁班应该还是颇为满意的。再加上小姑子嫁给了孙家太子,鲁班想到不但得了个俊帅丈夫,而且还跟将来的东吴皇帝亲上加亲,再说孙登又是个厚道人,以后自己的日子可好过啦!免不了心里得意非凡。
  可是她心中如此如此,天意却不然不然。婚后的小日子没过很久,周循就病死了。更糟的是妹夫兼兄弟的孙登太子也在公元二四一年三十三岁时就死在了他爹孙权的前面。孙鲁班的大志鸿图尚未来得及展开,就报废了。
  孙权心疼女儿寡居,再次为她选择了一位丈夫,于黄龙元年(公元二二九年)将她嫁给了“卫将军兼左护军兼徐州牧”的全琮。因为嫁给了全琮,孙鲁班在史书上就又有了一个名字:全主。
上一篇:晋灭吴之战
下一篇:放牛娃出身又口吃的三国名将邓艾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