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綝专权

  孙綝(chēn)(231年-259年1月18日[1]),字子通。三国东吴的皇族、权臣。孙坚弟弟孙静的曾孙,孙暠的孙子,孙绰的儿子,孙据、孙恩、孙干、孙闿的哥哥、孙峻的堂弟。
  始为偏将军,及峻死,为侍中武卫将军,领中外诸军事,代知朝政。吕据闻之大恐,与诸督将连名,共表荐滕胤为丞相,綝更以胤为大司马,代吕岱驻武昌。据引兵还,使人报胤,欲共废綝。綝闻之,遣从兄虑将兵逆据于江都,使中使敕文钦、刘纂、唐咨等合众击据,遣侍中左将军华融、中书丞丁晏告胤取据,并喻胤宜速去意。胤自以祸反,因留融、晏,勒兵自卫,召典军杨崇、将军孙咨,告以綝为乱,迫融等使有书难綝。綝不听,表言胤反,许将军刘丞以封爵,使率兵骑急攻围胤。胤又劫融等,使诈诏发兵。融等不从,胤皆杀之。胤颜色不变,谈笑若常。或劝胤引兵至苍龙门,将士见公出,必皆委綝就公。时夜已半,胤恃与据期,又难举兵向宫,乃约令部典,说吕侯以在近道,故皆为胤尽死,无离散者。时大风,比晓,据不至。綝兵大会,遂杀胤及将士数十人,夷胤三族。
  綝迁大将军,假节,封永宁侯.初,峻从弟虑与诛诸葛恪之谋,峻厚之,至右将军、无难督,授节盖,平九官事。綝遇虑薄于峻时,虑怒,与将军王惇谋杀綝。綝杀惇,虑服药死.
  使光禄勋孟宗告庙废亮,召群司议曰:“少帝荒病昏乱,不可以处大位,承宗庙,以告先帝废之。诸君若有不同者,下异议。”皆震怖,曰:“唯将军令。”綝遣中书郎李崇夺亮玺绶,以亮罪状班告远近。尚书桓彝不肯署名,綝怒杀之。
  或有告綝怀怨侮上欲图反者,休执以付綝,綝杀之,由是愈惧,因孟宗求出屯武昌,休许焉,尽敕所督中营精兵万馀人,皆令装载,所取武库兵器,咸令给与。将军魏邈说休曰“綝居外必有变”,武卫士施朔又告“綝欲反有徵”。休密问张布,布与丁奉谋于会杀綝。
  永安元年十二月丁卯,建业中谣言明会有变,綝闻之,不悦。夜大风发木扬沙,綝益恐。戊辰腊会,綝称疾。休强起之,使者十馀辈,綝不得已,将入,众止焉。綝曰:“国家屡有命,不可辞。可豫整兵,令府内起火,因是可得速还。”遂入,寻而火起,綝求出,休曰:“外兵自多,不足烦丞相也。”綝起离席,奉、布目左右缚之。綝叩首曰:“原徙交州。”休曰:“卿何以不徙滕胤、吕据?”綝复曰:“原没为官奴。”休曰:“何不以胤、据为奴乎!”遂斩之。以綝首令其众曰:“诸与綝同谋皆赦。”放仗者五千人。闿乘船欲北降,追杀之。夷三族。发孙峻棺,取其印绶,斫其木而埋之,以杀鲁育等故也。

  掌握大权
  孙綝一开始担任偏将军,太平元年(256年)孙峻过世后,担任侍中与武卫将军,掌控了东吴实质的权力。吕据害怕他的权力过大,上书推荐滕胤为丞相,想要与滕胤合作废掉孙綝。孙綝知道之后,派遣孙虑(有一说为孙宪)、文钦、刘纂与唐咨等人攻击吕据。滕胤召唤典军杨崇与将军孙咨,跟他们说孙綝作乱。孙綝则上书说滕胤谋反,命令刘丞带兵攻击滕胤,灭其三族。
  孙綝受封为永宁侯,担任大将军。其行事傲慢无礼而惹怒孙虑(有一说为孙宪),因此与将军王惇共谋杀害孙綝。而最后孙綝杀掉王惇,孙虑则被迫服药自杀。
  嗜杀无道
  曹魏大将军诸葛诞于寿春叛变曹魏,希望能够投降东吴。东吴派遣文钦、唐咨、全端与全怿等人带领三万人去拯救。曹魏则派出二十多万军队包围诸葛诞的寿春。朱异率领三万人屯居安丰。曹魏兖州刺史州泰与朱异大战于阳渊,朱异大败。孙綝又派遣朱异率领丁奉、黎斐等人的五万军队攻打曹魏。朱异又被曹魏监军石苞、州泰与胡烈所打败,损失无数资粮。孙綝又再派兵三万命令朱异死战,朱异不从,孙綝就下令处死朱异,更因此认为诸葛诞无望抗魏而返回建业。孙綝没有成功拯救诸葛诞,却将自己的重要将领朱异杀死,使大家都感到愤恨不平。
  擅行废立
  太平二年(257年),孙亮亲政,孙綝害怕会对自己不利,回到建业并称病不上朝。然后在朱雀桥南边建房子,命令其弟孙据、孙恩、孙干、孙闿分别驻守各个营地。孙亮与鲁班公主、太常国丈全尚、将军刘承讨论诛杀孙綝。但孙亮的皇后全氏却向孙綝密报(一说密报者系孙綝堂姐、全氏之母),孙綝便带兵于晚上偷袭全尚,并派遣其弟孙恩杀害刘承,然后包围皇宫。命令光禄勋孟宗废掉孙亮,大家听到十分惊吓。孙綝派遣中书郎李崇去争夺玉玺,尚书桓彝不服从命令,则被孙綝杀害。典军施正劝孙綝立琅邪王孙休为皇帝。孙綝同意后就写了信给孙休,即《孙綝立孙休令》。
  孙綝对于民间信仰相当不与尊重,烧掉伍子胥庙,又破坏各地的祠庙,斩杀道士。孙休即位后,孙綝上疏给孙休,自称“草莽臣”,来表示自己的忠心,即《孙綝上孙休疏》。孙休则下诏封孙綝为丞相与荆州牧,即《孙休与孙綝诏》。孙綝与其兄弟五人,皆管理禁军部队,权力远远超过皇帝,是东吴未曾出现的现象。
  夷灭三族
  有一次孙綝奉酒给孙休,孙休没有接受,孙綝就口出怨言。左将军张布将这件事情告诉孙休,孙休虽然讨厌孙綝,但害怕出问题,反而将告密者交给孙綝。还加孙綝弟孙恩为侍中,与孙綝同理政务。大夫魏邈与施朔等人告诉孙休说,孙綝长久下来一定会谋反。
  孙休则秘密询问张布解决的办法,张布就和丁奉设宴来谋杀孙綝。孙綝本称病不想前往,但孙休十余次派人来请,孙綝只得起行,众人阻止,孙綝让他们在官邸内放火,这样自己便可提前退席。入席不久,孙綝官邸果然起火,孙綝便要离席回家,孙休劝止,孙綝仍起身离席,丁奉与张布便一左一右将他绑起来。孙綝向孙休叩头求情说:“我愿流放到交州。”孙休则回答说:“那你当年为什么不将滕胤和吕据流放呢?”孙綝又说“我愿意当官奴。”孙休则回答说:“你又给滕胤和吕据当奴仆的机会了?”就当场下令诛灭其三族。孙綝死时28岁。
  孙休耻于和孙峻、孙綝同族,除其宗籍,称之为“故峻”“故綝”。又下诏说:“诸葛恪、滕胤与吕据原来是无罪,而是受到孙峻与孙綝兄弟所残害,朕为此感到痛心,希望都能为他们改葬,并加以祭祀。因为他们而牵连被流放者,都可以回来。”
上一篇:孙策
下一篇:孙资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