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主李煜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或称李后主,为南唐的末代君主,徐州人。李煜原名从嘉,字重光,号锺山隐士、锺峰隠者、白莲居士、莲峰居士等。史书描述其政治上毫无建树,李煜在南唐灭亡后被北宋俘虏,但是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首屈一指的词人,获誉为“词圣”、“千古词帝”,作品千古流传。
李煜  生平
  李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而广颡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是南唐元宗(中主)李璟的第六子。由于李璟的第二子到第五子均早死,故李煜长兄李弘冀为皇太子时,其为事实上的第二子。李弘冀“为人猜忌严刻”,时为安定公的李煜因而惶恐,不敢参与政事,每天只醉心研究典籍,以读书为乐。
  年李弘冀在毒死李景遂后不久亦死。李璟欲立李煜为太子,钟谟说“从嘉德轻志懦,又酷信释氏,非人主才。从善果敢凝重,宜为嗣。”李璟怒,将钟谟贬为国子监司,流放到饶州。封李煜为吴王、尚书令、知政事,令其住在东宫,就近学习处理政事。
  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璟迁都南昌并立李煜为太子、监国,令其留在金陵。六月李璟死后,李煜在金陵登基即位。李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笃信佛教,“酷好浮屠,崇塔庙,度僧尼不可胜算。罢朝,辄造佛屋,易服膜拜,颇废政事。”在宫内和国内大兴宗教,甚至在军国大事上都以佛事为凭,自己每日穿袈裟诵佛经。直到宋军临城下,李煜还在净居寺听和尚念经。[来源请求]
  年宋军灭南汉后,李煜为了表示他不对抗宋,对宋称臣,将自己的称呼改为江南国主,去鸱吻,诸王降封为公。
  年,宋太祖令李煜至汴京,李煜托病不往。974年,宋太祖遂派曹彬领军攻南唐。十二月,李煜因此弃用北宋年号,改用干支纪年。
  年12月,曹彬攻克金陵,南唐灭亡。李煜在位十五年,后世称李后主或南唐后主。
  李煜被俘后,在汴京被封为违命侯,拜左千牛卫将军。
  年,宋太祖逝世,弟赵光义继位为宋太宗,改封陇国公。尝与金陵旧宫人书写:“此中日夕,以泪珠洗面”。宋人笔记上说赵光义多次逼迫小周后侍寝。李煜在痛苦郁闷中,写下《望江南》、《子夜歌》、《虞美人》等名曲。
  年,徐铉奉宋太宗之命探视李煜,李煜对徐铉叹息:“当初我错杀潘佑、李平,悔之不已!”徐铉退而告之,宋太宗闻之大怒。史载三年七月初七(978年8月13日),农历七夕,当李煜在其42岁生日那天与后妃们聚会,李煜卒,年四十二。一说李煜因写“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词,宋太宗再也不能容忍,用牵机毒杀之。牵机药或说是中药马钱子,其主要成分番木鳖碱有剧毒,服后会破坏中枢神经系统,全身抽搐,脚往腹部缩,头亦弯至腹部,状极痛苦。李煜死后,葬洛阳北邙山,小周后悲痛欲绝,不久也随之死去。
  李煜“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虽无力治国,然“性宽恕,威令不素着”,好生戒杀,性格出了名的善良,故在他死后,江南人闻之,“皆巷哭为斋”。
  艺术、文学成就
  李煜在艺术方面具有很高的成就。刘毓盘说李后主“于富贵时能作富贵语,愁苦时能作愁苦语,无一字不真。”
  
  李煜词本有集,已失传。现存词四十四首。其中几首前期作品或为他人所作,可以确定者仅三十八首。李煜的词的风格可以以975年被俘而分为两个时期:
  李煜亡国前的词,透插富丽奢华的宫廷生活,言词多温软绮丽,卿卿我我,呈现“花间词”气息。根据内容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描写富丽堂皇的宫廷生活和风花雪月的男女情事,如《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又如《一斛珠》: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李煜亡国后,晚年的词写家国之恨,拓展了词的题材,感慨既深,词益悲壮。李煜词最大特色,是自然真率,醇厚率真,情感真挚。喜用白描手法,通俗生动,语言精炼而明净洗炼,接近口语,与“花间词”缕金刻翠,堆砌华丽词藻的作风迥然不同。李煜后期的词由于生活的巨变,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如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书画
  他能书善画,对其书法:陶谷《清异录》曾云:“后主善书,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谓之‘金错刀’。作大字不事笔,卷帛书之,皆能如意,世谓‘撮襟书’。”。对其的画,宋代郭若虚的《图书见闻志》曰:“江南后主李煜,才识清赡,书画兼精。尝观所画林石、飞鸟,远过常流,高出意外。”。
  评价
  文学
  欧阳修在《新五代史》中描述李煜:“煜字重光,初名从嘉,景第六子也。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而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
  《渔隐丛话前集·西清诗话》提到宋太祖征服南唐统一中国后感叹:“李煜若以作诗词工夫治国家,岂为吾所俘也!”
  近代学者王国维认为:“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可谓颠倒黑白矣。”。此最后一句乃是针对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着》中所道:“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王氏认为此评乃扬温、韦,抑后主。而学术界亦有观点认为,周济的本意是指李煜在词句的工整对仗等修饰方面不如温庭筠、韦庄,然而在词作的生动和流畅度方面,则前者显然更为生机勃发,浑然天成,“粗服乱头不掩国色”。
  李煜词摆脱了《花间集》的浮靡,他的词不假雕饰,语言明快,形象生动,性格鲜明,用情真挚,亡国后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超过晚唐五代的词,不但成为宋初婉约派词的开山,也为豪放派打下基础,后世尊称他为“词圣”。
  后代念及李煜的诗词中以清朝袁枚引《南唐杂咏》最有名:“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为政
  《宋史·潘慎修传》记载:南唐灭亡后,一些南唐旧臣开始批评李煜为人愚昧懦弱,添油加醋地成分越来越多。宋真宗问潘慎修李煜是不是真的如此,潘慎修回答:“如果李煜真的这么愚昧懦弱的话,他怎么能治国十余年?”
  另一位南唐旧臣徐铉在《大宋左千牛卫上将军追封吴王陇西公墓志铭》中评价李煜:“以厌兵之俗当用武之世,孔明罕应变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义之行,终于亡国,道有所在,复何愧欤?”
上一篇:高洋皇后李祖娥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