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诸葛”白崇禧

  白崇禧(1893年3月18日-1966年12月2日),字健生。穆斯林,伊斯兰教名奥马尔。广西桂林临桂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有“小诸葛”之称。中国国民党桂系(新桂系)将领。地位仅次于李宗仁。1923年起任广西讨逆军参谋长,广西绥靖公署及桂军第二军参谋长,国民革命军副总参谋长、东路军前敌总指挥。保定军官学校毕业。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称“李白”,是国民党内最具实力的地方军事势力──桂系的中心,多年来一路合作无间。二人最初一同加入国民党孙中山在广州的革命阵营,又联手驱逐广西的旧军阀。1927年任淞沪警备司令。国民党北伐时,率广西军队攻至山海关。后任第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新编第十三军军长。北伐成功后,和蒋中正及其他地方势力多次开战。1929年蒋桂战争失败后,与李宗仁等退回广西。八年抗战爆发后,二人动员广西的军队抗击日军,合作指挥多场大战,屡有胜果。
  1931年后,白崇禧历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兼军训部长、桂林行营主任、国防部长、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华中军政长官。然而,国民政府未能保住在中国东北的战果,局势对国府愈趋不利,桂系最终亦无法保住中华民国的半壁江山。去台湾后,白崇禧被委任为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66年病逝于台北。
  白崇禧为着名作家白先勇之父。白崇禧笃信伊斯兰教。民国时期,他捐款兴建了多所清真寺、发展穆斯林教育,在政治和经济上给予中国穆斯林许多方便。另一方面,据其子白先勇回忆,白崇禧对于少数穆斯林不合时宜的风俗习惯,例如:女性不得受教育、女性戴面纱等,极为反对。白崇禧对宗教采宽容态度,时常为佛教、道教寺庙题字、撰联,诸如暖暖安德宫、关渡宫附设之广渡寺、梧栖朝元宫、延平郡王祠等,不胜枚举。
白崇禧  身世
  1907年,白崇禧考入广西陆军小学。白崇禧幼年丧父,赖母亲打理一家经济。入陆军小学不及3个月,因患恶性疟疾而申请退学,转读师范学校。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当时在广西省立初级师范读书的白崇禧,加入广西学生军,开赴湖北,随后进入武昌陆军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毕业。1916年,白崇禧在广西陆军第一师任营长。
  1921年底,黄绍竑接过马晓军部队。1923年3月,白崇禧因作战足伤,赴广东治疗,孙中山当时正在广州。经再三研究后,白崇禧以全权代表身份谒见孙中山大元帅,表示广西竭诚请求加入革命行列,并申述广西统一对革命之重要。孙中山也深以为白崇禧之建议为上策,立即委任黄绍竑为广西讨贼军第一军总指挥,白崇禧为参谋长。黄绍竑、白崇禧立即通电分别就任。黄、白二人与李宗仁合作,于1924年分别打败旧桂系军阀-陆荣廷和沈鸿英。在统一广西的过程中,白崇禧充分表现出谋略和军事能力,被称为“半个小诸葛”。同年,白偕李宗仁加入国民党;李、白、黄三人的合作,使广西纳入国民政府控制之下,三人亦成了国民党内桂系的骨干。
  北伐
  1926年,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白崇禧出任国民革命军参谋长,北伐初期,白崇禧挥军底定湖南、湖北,进攻江西,击溃吴佩孚、孙传芳军。
  龙潭
  1927年,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任命白崇禧为东路军前敌总指挥,一举平定浙江,进军上海。4月,白崇禧任淞沪卫戍司令,配合蒋中正在上海清党。同年1月、3月、8月和10月的多次战役中,白崇禧战胜孙传芳。此时因宁汉分裂,蒋下野,孙传芳部乘中国国民党内部分裂,回头反扑,占领南京龙潭;白崇禧恰巧自上海回南京,路上发现孙军踪迹。白崇禧立即在无锡下车,用车站电话命令第一军第十四师师长卫立煌就近率部反攻龙潭,同时命令正从常州开往杭州之第一军第二师刘峙,回师增援。白崇禧得讯,自无锡赶往镇江坐镇指挥,何应钦、李宗仁急调第一、第七军由东西两面会攻龙潭,三面围攻孙军,总攻龙潭地区之孙军。白崇禧紧急成立指挥所,指挥第一军、第七军与孙军激战6画夜,遂将孙军击溃,毙敌2万余人,俘虏3万余人,孙传芳主力几全部覆灭。
  滦州
  1928年3月,蒋屡次命令白崇禧早日平定湖南局面势,合力北伐。白崇禧收编湖南唐生智部后,以东路军前敌总指挥奉命代行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权,策划肃清关内残余军阀张宗昌、褚玉璞部,第一、二、三、四集团军都有派部队参加,白崇禧领军挥戈北上,9月直达北平、天津,东北张学良宣布易帜,北伐底定。
  蒋桂冲突
  北伐期间,桂系势力范围猛增至两广、湖北、平津,中央蒋中正采信政学系谋士杨永泰“削藩”之建议,以军事解决第四集团军。武汉方面桂系少壮派湖北籍将领胡宗铎、陶钧等冒进出兵湖南攻打鲁涤平,造成“湘变”,授予中央消灭桂系之口实。白崇禧仓促出走,从天津乘船至香港返回广西。1929年3月,桂系先在蒋桂战争中,败于蒋中正。蒋桂战争开始,中央军中粤军、湘军、滇军各路攻打广西,白崇禧与李宗仁一度流亡安南河内,后又潜返广西,将中央军击退。同年11月,李、白、黄返广西,联同张发奎进攻广东。
  1930年,李、白又在中原大战中,出兵支持冯玉祥和阎锡山反对蒋中正。中原大战之后,广西与中央对峙,直至1937年“七七”抗战军兴,广西出兵参加抗日为止,其间6年,广西在白崇禧领导下,实施“自卫、自给、自足”、“寓供兵团、寓将于学、寓征于募”政策,全省皆兵。白崇禧透过创立学校、改革税收、清乡建设广西。广西如此积极武化整军,是由于当时中国内外情势发展使然。
  1931年9月,九一八事变爆发,国民党内各派系谋求妥协,桂系亦跟南京议和。自从广西省黄绍竑离开广西后,他的位置便由黄旭初取代,而成了新之李、白、黄体制。1932年4月,李宗仁出任广西绥靖主任,白崇禧任副主任,和省主席黄旭初成广西新三巨头。自中原大战抗战爆发前十年间,桂系多次以军事和蒋介石对抗;另一方面,则对蒋介石堵截红军的要求阳奉阴违。
  1936年5月,李、白联合广东陈济棠,以“抗日救国军”名义反蒋。由于广东军队被蒋中正收买,陈济棠被迫下台;至8月,李、白宣布与蒋中正和解,支持由蒋中正领导抗日。9月2日,居正、程潜、朱培德飞南宁,蒋桂议和,共同抗日;日本压力愈大,东北张学良形势不稳,中央不愿与广西纠缠下去,他们带蒋中正亲笔信,深望和议有成。
  广西虽然贫穷落后,但亦建设空军,设有航空军事学校,白崇禧曾自兼航空军事学校校长和空军大队长;抗战起后,广西空军悉数移交中央,八年血战,广西空军将士泰半壮烈殉职。
  抗战期间
  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前夕,蒋中正任李宗仁为第五路军总司令,白崇禧为副总司令,并派参谋总长程潜至广西监督各将领就职宣誓。“七七”芦沟桥事变,中日大战爆发,蒋号召全国抗日。7月27日,蒋派刘斐赴广西,敦促白崇禧至南京。8月4日,蒋派专机至桂林将白崇禧接往南京。白崇禧参加抗日,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
  八年抗战期间,白崇禧和李宗仁指挥各场大小战役。徐州会战前,白崇禧衔命视察各战区,协助部署计划。白崇禧推荐川军邓锡侯部参加徐州会战。1938年3月24日台儿庄大战前夕,蒋携白崇禧飞抵徐州,与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3人视察陇海铁路前线;蒋当天离开,命令白崇禧留下,协助李宗仁作战。“台儿庄大捷”是八年抗战中关键一役,是役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指挥全盘作战。4月4日,台儿庄大战方酣之际,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因赴武汉开中国国民党临时全会,顺道到徐州探望李宗仁;次日晨,李宗仁偕黄旭初往访白崇禧。6月5日,白崇禧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部署武汉会战之最高军事会议。6月,白崇禧指挥“武汉保卫战”,与日本军盘桓5个月。11月25日,军事委员会在长沙召开“南岳会议”,会中决议设立桂林行营,白崇禧出任桂林行营主任。
  1938年8月中旬,西南行营主任白崇禧在广东英德召集南方各将领举行军事会议后,广东大战日内即将爆发。
  1939年1月22日,中国国民党五中全会于重庆开会,1月25日闭会,白崇禧为最高国防委员会常务委员。8月,日本军发动赣湘作战,分六路会攻长沙,白崇禧为此次大战之最高统帅,指挥第九战区薛岳司令官迎头痛击,日本军大败而退,是为抗日战争中有名之第一次长沙会战。9月19日,日本开始移兵广西。10月,国民政府在衡山召开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总结第一次长沙会战之作战情况,并决策发动新攻势。11月6日,蒋中正、宋美龄夫妇抵达桂林,在白崇禧桂林家中探望白崇禧母亲马太夫人。11月,日本军第5师团突然在广州钦县登陆,11月24日占领南宁,12月初占领崑仑关;日本军原拟乘虚由贵州直攻重庆,国军方面旋即调集大军反攻,白崇禧担任总指挥。11月16日,蒋在重庆召见白崇禧,令其不必再参加中国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立即返桂林指挥作战,并以桂林行营主任全权指挥第五军等中央直系部队。11月19日,白崇禧由重庆飞桂林。
  1940年2月下旬昆仑关之役后,蒋召开“柳州会议”,检讨桂南会战得失。8月26日,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长白崇禧赴长江以北各战区巡视军事,10月6日巡视完毕返重庆。
  1944年10月底,2万名桂军及广西民团在缺乏重兵器支援苦境下,在豫湘桂会战中的桂柳会战,单凭轻兵器击毙1万6千名来犯日军,缔造日军侵华作战,平均单日最高战亡兵数,但此说法很可能是网络谣言,豫湘桂会战中日军遭遇的最激烈抵抗发生在衡阳,而桂林在日军发起攻击后三天即告陷落,整个桂柳会战日军伤亡也只有1万3千人左右。
  1945年春,白崇禧兼任军训部长,经常视察各级部队训练装备。4月29日,白崇禧随蒋、宋美龄旅次陕西临潼。6月13日,白崇禧随蒋校阅陆军第二〇一师。6月29日,李宗仁、魏德迈、蒋、白崇禧在陕西汉中商讨国事。10月3日,国民政府明令白崇禧晋任为陆军一级上将,张治中、张发奎均晋任为陆军二级上将,胡宗南特加陆军上将衔。10月20日,白崇禧在重庆参加蒋中正五十九岁华诞宴席,宋美龄切蛋糕庆祝抗战胜利。
  二二八事件时赴台湾宣慰
  1947年1月11日,蒋接见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与国防部长白崇禧,商讨接收大连问题。1月25日,蒋召见国防部长白崇禧、西北行辕主任张治中,商讨中共拒和问题。1月30日,国民政府特派白崇禧为行政院绥靖区政务委员会督察团团长,谷正纲、邓文仪为副团长。
  2月27日,台湾发生“二二八事件”,蒋介石派兵至台湾镇压。3月11日,国民政府特令国防部长白崇禧赴台,前往台湾“宣慰”,并权宜处理各项事务。上午,白崇禧在南京接见台湾省旅居上海代表,面告政府处理台变方针。
  3月17日,白崇禧及蒋经国于中午搭机抵达台北,处理善后事宜。下午,白崇禧发表宣字第一号公告,昭示中央处理台湾事件之基本原则。白崇禧宣布处理台变之基本原则:一、改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为省政府,县、市长提前民选,并尽量选用本省人士;二、台湾警备总司令不由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省政府委员及各厅、处、局长,尽先选用本省人士,政府机关职员,凡同一职务官阶者,本、外省人员待遇一律平等;三、民生工业之公营范围尽量缩小,现行经济制度及政策分别修正或废止;四、各级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及临时不合法组织自行宣告结束,参与事变有关人员,除共产党外,一律从宽免究。
  3月18日下午4时,白崇禧在台北宾馆招待各界,称台省事件系受少数共产党分子及少数浪人之煽动,现大致安定,仅有少数青年现仍避居深山,盼望彼辈早日归来,各安生业,政府决不追究。3月20日,白崇禧再发表谈话,慰外省籍公务人员不要因曾受到生命财产损害而灰心丧志,须知极大多数台胞仍极爱国。3月22日,白崇禧在台中向全省广播称:“对于此次图谋叛乱的主犯,必须从惩办”;“现台湾警备总司令已决定分区绥靖,如共党暴徒仍执迷不悟,将劫夺警察枪支及仓库武器弹药被服不予缴还,国军为绥靖地方,必须痛剿,彻底肃清。”月25日,白崇禧在台北对记者称:“据各地所见,台湾之骚乱,大致平息”,至逃匿深山僻壤之少数暴动分子及共产党徒,约1000人,“凡不明向政府悔过自新者,国军将追踪搜寻”。
  3月28日,白崇禧召集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柯远芬、处长林秀栾、宪兵团长张慕陶、整编第二十一师一四六旅旅长岳星明等各单位主管举行会议;柯远芬发言表示已下令各地执行清乡计划,限期年底完成:“宁可枉杀九十九个,只要杀死一个真的就可以”,并引用列宁的话“对敌人宽大,就是对自己残酷”。白崇禧当场纠正:“古人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者,不为。”,并指示四点:一、现所拘捕关于二二八事件之人犯,应速依法审判;二、今后拘捕人犯,必须公开依照规定手续为之;三、除台省警总司令部外,其他机关一律不得发令捕人;四、参加暴动之青年学生,准予复学,并准免缴特别保证书及照片,但须由其家长保证悔过自新,可予免究。4月1日,白崇禧在台北举行记者招持会,就台湾今后局势宣布“善后措施”,谓必须以“杀一儆百之效”在台湾厉行统治。4月2日,白崇禧专机离开台湾,返回南京;临行前指示台湾各军政机关,务必将这次“图谋叛乱之首要分子依法严惩”。
  白崇禧巡按台湾,会见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等人,并向民众广播,声明政府军事行动已暂告一段落,将以和平宽大的方针处理此事。期间,白崇禧拯救不少台湾士绅,如瑞芳李家李建兴兄弟等。白崇禧报告中,严批陈仪,建议处分柯远芬,嘉奖彭孟缉。
  4月7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中枢纪念周报告台湾事变之起因,并提出善后措施:政治上将台湾行政长官公署改为省政府,并增加省府委员人数,于省府各厅、处、局增设副职,经济上将专卖局撤销,改为烟酒公卖局,贸易局改为供应物资机构等。4月14日,白崇禧签呈蒋,胪陈今后对台改进意见,其要旨为:甲、行政,乙、经济,丙、教育,丁、军队及宪警保安部队,戊、其他;4月16日,蒋批示:“所拟皆可如拟”。
  任职国防部长
  1947年4月17日,国民政府任命白崇禧兼国防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朱家骅兼副主任委员,任命翁文灏、陈诚、钱昌照、朱家骅、俞大维、王云五、秦德纯、顾祝同、桂永清、周至柔、黄镇球、钱昌祚兼委员。4月23日,国民政府准免国防部部长白崇禧本职;特任白崇禧为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6月10日,外交部长王世杰与国防部长白崇禧向立法院报告外蒙军队入侵新疆事件。
  7月24日,国防部长白崇禧在私邸设晚宴招待美国特使魏德迈;饭后,双方长谈南京政府面临之军事形势。白崇禧说,一年来之作战证明蒋介石在军事上指挥无能,蒋以最高统帅指挥到军级甚至到师级部队,不能发挥各级指挥系统其应有之效用,战局发展至此,应由蒋氏独负其责;白氏又称,去年夏初,国军以五比一之优势超过共军,仅仅在一年中,战略之主动,便由国民政府方面转到共军手中,孰令为之?孰令致之?最高统帅当不能辞其责任。
  10月2日,国防部长白崇禧飞赴徐州,布置防务。11月27日,国防部九江指挥部成立,白崇禧兼任主任,指挥33个旅围攻大别山区,采取军事围攻、分区清剿与政治组训相结合之总力战方针,分进合击,分区清剿中原野战军。12月4日,白崇禧自九江抵汉口,指挥大别山区战事。12月5日,白崇禧自汉口到信阳布置军事。12月7日,白崇禧在汉口部署“清剿”计划,主张加强地方自卫武力,军事与政治、经济密切配合。12月19日,白崇禧自汉口到长沙视察。
  就任华中剿匪总司令
  1948年5月20日,李宗仁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副总统。6月25日,新任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白崇禧自南京抵达汉口。6月26日,白崇禧由汉口至豫南前线视察。6月28日,白崇禧在汉口就任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职并发表演说称:“今日匪祸猖獗,必须举国上下痛下决心,以剿匪军事为第一,始克有济。”月29日,国防部九江指挥部改为华中剿匪总司令部。可能当局觉得刘峙难任艰钜,故于淮海战役前夕,鉴于刘伯承和陈毅两股即将合流,徐州和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所属兵力,应该统一运用。乃打算在蚌埠设立一个国防部指挥部,由白崇禧负责主持,统一指挥华中及徐州两个剿匪总司令部之军事。白认为有不克服之困难,也没有统一指挥之权力,不肯接受。
  7月1日,为统一华中剿共军事,国防部将九江指挥部及武汉行辕编并,成立华中剿匪总司令部于汉口,由白崇禧出任总司令,宋希濂,夏威、张轸、徐祖眙任副总司令。7月5日,白崇禧在汉口市党部扩大纪念周上作报告,阐述总战之意义:“总体战必须军事、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紧密配合……惟有实现三民主义之民生主义,彻底改革土地制度,使‘耕者有其田’,土地有合理的分配,同时实施‘将士授田’办法,而后始能掌握全体民众,剿匪才有光明前途。”
  10月初,白崇禧亲到驻马店,在第十二兵团部召开作战会议,第三兵团司令张淦、第五绥靖区(信阳)司令张轸、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第十二兵团副司令胡琏、第八十五军军长吴绍周、杨伯涛、覃道善等军长以上高级将领均参加。何应钦在征得白崇禧同意后,即于10月23日派郭汝瑰专机向蒋介石建议,蒋自东北会战开始,即偕杜聿明、周至柔、郭忏、罗泽闿等穿梭飞行于北平、沈阳之间,亲自指挥作战,郭汝瑰抵北平之日,即长春失守之时。10月30日,蒋介石聆悉廖耀湘兵团在西进途中进入预先布置之口袋。蒋闻讯飞返南京。是日下午4时,白崇禧应召从汉口飞南京,5时参加国防部召开军事会议,听取罗泽闿关于东北会议从锦州失守到大虎山廖耀湘全军覆灭之报告。
  11月27日,白崇禧接到蒋之“手启”电,要白氏转知所属第十四兵团司令宋希濂,偕新任第十三绥靖区司令王凌云到南京一行。宋希濂率部此时驻鄂西一带,奉命后即偕同王凌云于11月30日到汉口,并随即去三元里总部谒白崇禧,报告鄂西方面情况。他们辞出时,白崇禧要宋希濂单独留下,对他介绍当时军事形势。
  12月1日上午12时,宋希濂偕同王凌云飞抵南京,即去黄埔官邸谒见蒋。辞出时,宋希濂让王凌云先走,把白崇禧在汉口对他所说一一汇报给蒋。12月8日,蒋致电白崇禧,命令白崇禧以最快方法将所辖国民革命军第二军调往南京,增援守备兵力,然而受拒。年底,国军在徐蚌会战中失利,蒋中正嫡系中央军几乎损失殆尽,蒋中正数度令白出援,白皆推拖,蒋中正愤掷电话筒、掀桌,痛骂粗话。白崇禧则反驳“按兵不动”的指控,指出华中辖区奉命调往增援徐州部队包括:黄维第十二兵团所属之胡琏第十八军、吴绍周第八十五军、熊绶春第十四军、覃道善第十军及何竹本整编第二师,杨干才第二十军、李良荣第二十八军,都是华中最精锐之部队,黄维兵团半路被拦,几乎全部被消灭。
  谋和
  1948年12月24日、12月30日白电呈蒋中正,主张“与共党谋和”。12月24日,白崇禧自汉口发出亥敬电请张群、张治中转告蒋介石,谓人心、士气、物力均已不能再战,请停战以言和。略谓:
  “总统蒋钧鉴:民心代表军心,民气犹如士气,默察近日民心离散,士气消沉,遂使军事失利,主力兵团,损失殆尽,倘无喘息整补之机,整个国军,虽不辞任何牺牲,亦无救于各个之崩溃。不仅中国版图变色,我五千年之文化历史将从此斩断,言念及此,忧心如焚,职辱承知遇,垂念余年。当兹国家危急存亡之秋,不能再有片刻犹豫之时,倘知而不言,或言而不尽,对国家、对钧座为不忠,对民族为不孝,故敢不避斧钺,披肝沥胆,上渎钧听,并贡蒭荛:(一)先将真正谋和诚意,转知美国(电话加英国),请美国出而调处,或征得美国同意,约同苏联共同斡旋和平。(二)由民意机关向双方呼吁和平,恢复和平谈判。(三)双方军队应在原地停止军事行动,听候和平谈判解决。以上所陈,乃多数忠贞而有远见者之共同意见,不敢壅于恕闻,伏乞鉴核察纳。(并望乘京、沪、平、津尚在吾人掌握之中,迅作对内对外和谈布置,争取时间,若待兵临长江,威胁首都,届时再言和谈,已失去对等资格,噬脐莫及矣。)职白崇禧手呈。亥敬”
  12月30日,“白再发通电主和”,促蒋表态。电文如下:
  “当今之势,战既不易,和亦困难。顾念时间迫促,稍緃即逝,鄙意似应迅速将谋和诚意,转告友邦,公之国人,使外力支持和平,民众拥护和平。对方如果接受,借此摆脱困境,创造新机,诚一举而两利也。总之,无论和战,必须速谋决定,时不我与,恳请趁早英断为祷!职白崇禧手呈。亥全”
  1月8日,蒋介石派张群、黄绍竑由南京到汉口晤白崇禧,转达蒋两点意见:“(一)余如果引退,对于和平,究竟有无确实把握;(二)余欲引退,必由自我主动,而不接受任何方面的压力。”张群语白崇禧:蒋强调“可和而不可降;能战而后能和”;白崇禧表示他前后发出二电,均主张备战谋和,而不是无原则之妥协投降;1月10日上午,张群、黄绍竑往长沙晤程潜后返回南京;李宗仁认为蒋之意图“显然是恐惧手握重兵的白崇禧和程潜会同中共接洽‘局部和平’。张、黄之行的最大目的是为稳定两湖”。
  1月11日,蒋致电白崇禧,说“惟此时我军既处劣势,外交运用,恐难有大效”,处境之基本要道为患难相共,自立自助;并称倘苟有一线和平之希望,必竭尽一切方法,以求得之。1月12日,白崇禧派黄绍竑从武汉乘专机秘密飞香港,拟通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与中共取得联系,共同反蒋,并邀请李济深及民革中央迁往武汉;黄绍竑到香港时,李济深已离港北上解放区,黄便将他致李济深信函托民革驻港负责人黄琪翔转与中共驻港负责人潘汉年。1月13日,白崇禧在汉口,“强迫中央银行将运往广州之银元中途截回”。1月21日,蒋被迫下野,由李宗仁接任代总统。2月1日,白崇禧公布《维持治安紧急处置办法》四条:一、聚众抢劫财物者杀;二、散布谣言、扰乱治安者杀;三、为首纠众暴动者杀;四、故意造成黑市扰乱币制者杀。
  3月9日,袁守谦主任带白崇禧求见蒋之函件到“溪口”。3月30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电示刘伯承、邓小平并告陈毅等,指出:白崇禧代表刘仲容今日到平,我们决定联合李、白反对蒋党;决定要白崇禧让出花园以北地区,我军到信阳、武胜关附近时,如守军南撤,则不要攻击或追击,让其退至花园及其以南,孝感、黄陂、黄安、阳逻、黄冈等地亦暂不要去占,待东北主力到达后,再通知白崇禧连同汉口、汉阳等地一齐有秩序地让给我们。
  再战
  4月上旬,当刘仲容由北平返回南京报告毛泽东和周恩来“无论战和,人民解放军都要渡江”意见后,白崇禧便决定“只要中共坚持渡江便不能接纳和议”,并同江南部队合作保卫长江。4月22日,白崇禧飞抵杭州参加蒋召开紧急会议。后李宗仁返抵桂林后,即电约白崇禧返广西一晤,商讨今后华中方面防务。蒋拨给白银洋400万元(其中以1万5000两黄金折价),并派专机送到汉口。4月29日,白崇禧自武汉飞桂林,因天气关系,无法降落,改飞广州;5月2日,李宗仁遂偕居正、阎锡山、李文范3人到桂林。
  5月13日,白崇禧由广州返武昌,召集高级将领会议,讨论守卫武汉问题。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第十九兵团司令张轸,经中共中央中原局城工科方敬之等教育争取,于三大战役后派代表与中原野战军副政治委员邓子恢接洽;按照邓子恢建议,张轸于5月上旬拟定迎接解放军渡江,配合解放军截击白崇禧部队南逃之计划。
  5月14日,张轸奉召到武昌出席紧急会议,白崇禧出示顾祝同密电,称已得密报,张轸图谋叛变,令将张轸及师长以上军官扣押送广州;张轸借机逃离武昌到金口所属国军第一二七军军部,一面召开师以上军官会议,布置阻击白崇禧部队之截击。
  5月15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移驻湖南衡阳,白崇禧率公署人员离开武汉抵达长沙,暂留长沙指挥所指挥军事;同时命武汉守军撤退。张轸率领所部共2万余人击退白崇禧部包围和截击;5月16日,张轸受到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接见。5月19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举行军事会议,参加者有白崇禧、程潜、李品仙、黄杰、陈明仁、夏威等高级将领,会议决定华中区作战部署。6月10日,由白崇禧策划组织之类似特务组织“湖南青年工作团”成立,白崇禧自兼团长,白崇禧亲信、省民政厅长田良骥任团部主任。
  8月4日,程潜、湖南省政府主席陈明仁等在长沙联名通电和平出降。白崇禧率部至湘南地区,以衡阳、邵阳为中心,依托湘江资水,背靠云南、广西、贵州,东起粤北乐昌衔接余汉谋,西至湘西芷江与川湘鄂绥靖公署宋希濂构成一条湘粤联合防线。9月14日,白崇禧在广州与余汉谋、薛岳商讨华南军事,至9月17日返衡阳。
  10月7日,白崇禧所部全部,“已向广西撤退”。10月16日,白崇禧发觉解放军对其两翼迂回后,全线向广西方向撤退。至12月,白崇禧华中剿总所辖60万国军,陆续被渡长江后的共军消灭,仅有18万部队抵达海南岛。12月14日,解放军攻占镇南关(友谊关),切断桂系军队退入越南之后路。桂系本身20万兵力,含李、白起家的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八军等,最后仅存2万余人由军长张湘泽带领退入越南,其余全部在广西战役中,于湖南、广西等地被林彪第四野战军迂回包抄歼灭。
  11月20日,白衔李宗仁命飞重庆,下午晋见蒋,报告李已于是日“上午飞往香港”。11月21日,蒋约白崇禧谈话,表示决不于此时“复行视事”,为恐李在海外丢丑,必须李本人克日回重庆,面定对内对外大计,“然后未始不可出国”。但必须由行政院长代行总统职权,“以符宪法规定”。
  台湾时期
  1949年12月3日,白崇禧乘飞机去海南岛。12月11日,陈良被派到海口晤白崇禧,补发白崇禧军费;陆军副总司令罗奇亦衔命敦促白崇禧去台湾,“共商善后”。蒋请白去台北组阁。
  李宗仁曾警告白“桂系到台湾无用武之地”。12月30日,白崇禧按原定计划“从海口飞台北”。1950年,白崇禧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并以中国国民党执行委员身份参加一个委员会,负责台湾党务改组工作。并任“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等职。1952年,蒋经国派人检查白崇禧和薛岳两家。1954年3月10日,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六次会议罢免李宗仁副总统职,白崇禧举起双手表示赞成。
  1962年12月4日,白崇禧妻子马佩璋病逝。不久,其子白先勇赴美念书。1964年3月18日,当李宗仁在美国纽约发表公开信,劝告美国效法戴高乐政府时,白崇禧在台北致电李宗仁:“总统蒋公率全国军民,尝胆卧薪,生聚教训,正在待机执戈西指,完成反攻复国大业。而我公(李宗仁)旅居海外,迭发谬论,危及邦家,为亲痛仇快。最近阅报……我公竟于二月十二日投函纽约前锋论坛报,……劝说美国学步法国……调整关系。我公对国难既不能共赴……危害国家,是诚何心,是真自毁立场矣!自毁其历史矣!自绝于国人矣!伏望我公激发良知,远离宵小,翻然悔悟,以全晚节。”至此,曾经一道从底层向上浴血奋战,合作亲密无间的李白二人已经形同陌路。
  逝世
  1966年12月2日,白崇禧因心脏病发在台北去世,终年七十四岁。五子白先勇表示,我父亲有心脏病(白家有此病史,白先勇亦动过心脏手术),医生说父亲是心脏病猝发,这是最有可能的,否则想不出任何问题的。白崇禧逝世当日,白先勇七弟白先敬看到父亲遗容,平静安详,大概病发突然,没有受到太大痛苦,丧礼举行国葬仪式,蒋中正第一个前往祭悼。《纽约时报》讣文称白崇禧是国民党里最杰出的军事战略家。
  家族
  白崇禧娶妻马佩璋,遗有子女10人(男先道、先德、先诚、先忠、先勇、先刚、先敬,女先智、先慧、先明)。五子白先勇是台湾着名作家,曾着《台北人》短篇小说集,亦为其父立传《父亲与民国: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和《养虎贻患——父亲的憾恨》以描述1946年四平战役的始末。
  香港着名传媒人、前任湾仔区议会议员白韵琹为白崇禧的堂妹。
上一篇:1927年蒋介石为何下野?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