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道学的曾国藩

  大家都知道曾国藩(1811-1872)是清末中兴名臣,还是个讲道学的理学家,大家或多或少知道些他的事蹟。清末历史的书我看了很多,他的事当然也知道不少。事实的真象总令人莞尔。
假道学曾国藩  曾国藩一生以四十二岁为分界点,那年七月礼部右侍郎曾国藩奉派往江西担任乡试的正考官,这是个肥缺,是咸丰皇帝对他的调剂。然而曾国藩出京后,走到安徽太湖县小池驿,得到母丧讣闻,旋即卸职奔丧回籍守制,十月抵家。
  在此之前,进士及第后的曾国藩从正七品庶吉士,十四年间做到正二品礼部右侍郎,同时兼署其他五部的侍郎。很多书都说他担任过六部侍郎,其实是同时担任。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可见他深受道光、咸丰父子两任皇帝的器重,当然,他也具有相当的能力。在做京官的这段期间,他标榜清廉、讲理学,不结党、不营私,不讲情面、不畏权势,实心为皇上办事。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也是皇恩浩荡的原因,但最主要的是他真的有能力,也很会表现。
  回籍守制三个月后,太平天国的乱事已不可收拾,南方各省糜烂,咸丰皇帝下令各地在籍大臣督办团练,从此他的湘勇堀起,到同治三年(1864)曾国藩五十四岁那年,湘军攻克南京剿灭太平天国。前后十二年间,他由文转武,先苦后甘,因为练兵所以知道钱的重要,没钱就没粮没饷,兵也会散掉。因为要攻敌致胜,所以他杀人如麻,杀的多、杀的狠,人们在背后称他为“曾剃头”与“曾屠夫”。
  不择手段要钱与杀人如麻和他讲的理学实在很难相称。不过还好,历史总是为尊者讳,为胜利者鼓掌,于是他成了中兴名臣,一代伟人。攻下南京后,他是东南四省的大军阀,手中有数十万的湘军。但他深知明哲保身之道,急流勇退,遣散湘军。往后历任两江总督、直隶总督,后来又回锅两江总督,在任内去世,享寿六十二。
  我不谈他的丰功伟业,他是位理学家。讲道学的人大多一张嘴,真的少,假的多。
  他的家书和日记流传于后世,一个人私密的家书和日记却有意地公诸于事,弄的人尽皆知。其实就是一种虚伪的表现。
  我不谈别的,就谈谈这位理学家有趣的性事。
  曾国藩出身小农家庭,到他祖父这代才有点家产,供他父亲曾麟书读书识字,但曾麟书读了一辈子书,也当了一辈子垫师,就是考不上一个秀才。到了将近五十岁时才成为秀才。那时曾国藩己进士及第,庶起士散馆、授职翰林院检讨。曾麟书的秀才功名很有可能是沾了儿子的光,湖南府学巴结京官刻意给的。
  曾国藩二十三岁考上秀才,二十四岁乡试中举,大约在二十六岁才结婚。这在当时是相当的晚婚,他的元配欧阳氏(1816—1874,有些书说闺名叫玉英),是正八品衡州府学训导的女儿,那年二十一岁。当时人们婚龄大约从十二、三岁开始,最晚也会在男十八、女十五、六之前结婚。曾国藩和欧阳玉英两人都出奇的晚婚,所有的史书都刻意略去这点,甚至不谈他何时结婚。
  曾国藩晚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虽然家境小康,又是秀才举人,但相貌不佳,最糟的是他患有恶疾。所有的书都提到他的三角眼,阴沈的面貌,还有他天生有鱼麟癣,不时会发痒脱皮,甚至红肿溃烂,所以没人肯嫁他。史书也提到世人谣传他是蟒蛇精转世,哪个女人晚上想抱着一条带着三角眼的蠎蛇睡觉,还要被他进进出出。所以当时大家闺秀都不肯嫁,于是我们曾文正公就高不成低不就了。欧阳家也算书香,在地方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官府中人,为何会许婚?我想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欧阳小姐既不残也不废,为什么弄到二十一岁的老小姐才出嫁?史书没夸她美若天仙,但也没提过她长的难看,何况后来她和曾国藩生了八个儿女,应该不会是个很抱歉的女人。那就可能是她的闺德出了问题,所以才没人上门提亲。不过她嫁给曾国藩倒是很搭配,两人对性事都很有兴趣。
  曾国藩二十四岁中举,第二年上京赴考落第,因为隔年还有恩科,所以就留京读书,谁知恩科他又落第,于是返乡。他在返乡后结婚。有些书有提到欧阳玉英洞房当夜看到曾国藩脱光后的身子就吓昏了,醒来后哭了一整晚,因为真的很可怕。
  不过人的适应力很强,不久欧阳氏就习惯了。而且对那事还相当有兴趣,两人配合的很好,很性福。因为曾国藩表面讲理学不重女色,所以早年没纳妾,欧阳氏一直做独门生意,专宠一人。欧阳氏从二十一岁入门,到三十七岁生下么女,一连生了三子五女,平均两年生一个,几乎年年大肚子。不过欧阳氏还比不上她的婆婆江氏。江氏生了十男四女,一辈子穷垫师的曾麟书一直在父亲,也就是曾国藩的祖父的严威之下过日子,当然也没钱纳妾,最大的娱乐就是抱着老婆睡觉觉、做爱做的事,所以江氏是个性福的女人。(注:台湾在清末与日治时期,一般家庭生十个是正常的上限,但夭折的很多。)
  欧阳氏要做爱做的事其实很辛苦,不像婆婆江氏轻松,江氏每天晚上脱光衣服等在床上就好。曾国藩二十八岁进士及第、随即点庶吉士入翰林。当时有赐假返乡,返乡后他让欧阳氏怀了第二胎,也就是后来有名的曾纪泽。不久曾国藩就上京供职,直到四十二岁出京。这十四年间欧阳氏每年都要从湖南千里迢迢上京探夫慰安。标榜清廉的穷京官曾国藩连房子都是租的,在京生活只能勉强维持,连奴仆都不敢多雇,当然也无力负担家眷在京生活。于是两人把握欧阳氏在京的时间,天天爱爱。晚上爱,白天也爱,不久欧阳氏就又有了,于是欧阳氏打点返乡待产,在湖南把小孩生下。调养好身子后,隔年又千里跋涉赴京做爱做的事。十四年间就是如此奔波,千里寻夫为爱爱。算起来,欧阳氏每年有五、六个月在路上往返奔波,作爱三个月就要返乡待产。如离京晚,到家时都已挺着肚子了。
  欧阳氏在京期间,两人几乎不停的爱爱,频率很高,显示两人对性事都很有兴趣。本来这种私密事不会有人知道,只能靠生育子女的情形来推估。偏偏讲理学的曾国藩有记日记的好习惯,又喜欢把日记给大家看。
  曾国藩在日记详实的记载他办事的纪录,再加上道学家的检讨与悔恨。如: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六日(1842,那年他三十二岁)日记记录着:“回家后,房闼大不礼,成为一大恶。”十九日又记录:“房闼又大不敬。之前立誓有三戒,难道如今忘了吗?既然写日课册,对于这等大过错,尚且不能改,其他的还有什么可说呢?甘心为禽兽,还敢厚颜无耻与正人君子交往不?”
  这里补充说明,曾禽兽日记中的“房闱大不敬”是指白画宣淫,他老兄下朝后等不及天黑马上开工,欧阳氏也乐的配合办理。理家学认为那事应该晚上做,白天做就是大不敬。所以晚上做事日记不会提。有趣的是他那个老白痴父亲曾麟书给曾国藩的家书竟也提到保身三要:节欲、节劳、节饮食。到底知子莫若父,每年看着大肚子返的媳妇,曾麟书不忘在家书中交待儿子要节欲,但他忘了自己生了十四个,已经有孙子,老婆却还不时大肚子。
  有点令人执疑的是,早期曾家以节俭成家,曾国藩在京没多少奴仆,事实上穷京官也养不起。欧阳氏十四年间每年的寻夫之旅,一个孤身女子一定要有人陪她上路,是谁与她同行?这种事一定需要男丁,一路上同行共宿将近三个月。哈了九个月的欧阳氏,在人不知鬼不觉之下,不知会不会偷偷开工?唉~这事史书不会提,就算她没有好了。
  不过欧阳氏性福的日子刚巧和曾国潘一生的事业一样,以母丧丁忧那年为分界线。那年开始曾国藩成了曾大帅,有兵有权,从此不再是讲理学的穷京官。曾国藩当了大帅,女人也多了,好淫的蠎蛇精从此不再钻欧阳氏那个了,她不再大肚子,不再性福,从此成了旷妇。如果太平天国不作乱,或许她能打破婆婆生十四个的记录。历史为假道学的曾国藩做假,说他不好女色。但欧阳氏的肚子却泄了底。
  不过史书还是不得不交待曾国藩在四十九岁终于还是纳了个妾:陈氏(1840—1863,江宁人,闺名春燕),陈春燕出身不明,二十岁才跟了曾大帅,头尾跟了五年,和蠎蛇精弄了五年。欧阳氏一年只做三个月,她是天天弄,她的身子又没欧阳氏好,结果二十四岁就死了。这年曾老兄五十三岁,往后他的部下,还有老弟曾国荃曾九帅一再劝他再纳妾,讲理学的曾国藩都没答应。其实曾大帅如果还行,要玩女人随时都有,何必再纳妾坏了虚名。(草湳里)
上一篇:大禹治水定九州开启华夏“家天下”
下一篇:聊斋志异与女人犬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