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笔下“三生三世”,一世作恶 三世赎罪!

  蒲松龄笔下《聊斋志异》各种狐仙鬼怪、奇人异事,其中有一则故事名为《三生》,讲述了一个人因前世罪恶三生三世被罚做畜生的悲惨故事,以此警醒世人多行善事,勿作恶!
三生三世  这个人是一个刘姓的举人,他一生下来就会说话,四书五经过目成诵,经常对人讲起他前世的经历。据他讲他上一世为人的时候是一个当官的,但是道德品行不端,做了许多坏事,62岁的时候就死了。当他来到阴间见到阎王爷的时候,阎王爷对他还挺客气,待以先生之礼,赐座、奉茶。但是,他看到阎王爷的茶茶色清澈,而自己的茶却是浑浊的,他于是怀疑这是迷魂汤,趁阎王爷不注意的时候便把茶倒掉了。没过一会,阎王爷开始历数他生前的罪恶,大怒,就命令群鬼拿住他,这一世罚做马,厉鬼就押解着他去阳间投胎。
  来到一家,门槛太高了过不去,他正在趑趄不前的时候,厉鬼忽然使劲抽他,难以忍受疼痛他一尥蹶子,发现自己已经在马槽子下边了,只听见人喊:黑马生了一个小马驹,是公的。他自己心里面很清楚,但是却不能说话,心里面十分低落,为了生存不得已向母马求乳。过了四五年之后,他长得修长魁梧,非常害怕鞭子打,见到鞭子就吓跑了。主人骑他的时候还好,一定会加上马鞍,缰绳拉得也不紧,缓慢而行;就是仆人骑得时候也不加马鞍子,两个脚踝夹在他的肚子中间痛彻心扉,于是,他悲愤至极,一连三天不吃不喝,就饿死了。
  于是,他再一次来到阴间,阎王爷一查发现惩罚的期限还没有满,指责他是故意逃避惩罚,于是扒了他的皮,罚他下一世做狗。他一听更加沮丧,不想去,厉鬼们一顿狂打,疼痛难忍的他跑到狂野中去了,他自己一想生无可恋,就想着投悬崖而死,却发现自己跳不起来了,再一看自己已经趴在狗洞中了,母狗整舔着他施展母爱呢,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又来到人世了。长大以后,看见粪便也知道污秽,但是他闻起来确是香的,但是他立志不吃这种污秽之物。喂狗多年,一直想寻死,但又怕到了阴间阎王爷再说他故意逃避惩罚,他的主人也一直对他很好不肯杀他,为求速死他去要他的主人,把大腿上的肉都撕下来了,主人大怒之下把他打死了。
  来到阴间,阎王爷审问他的罪状,说他真是一条疯狗,抽了几百鞭,罚他下一世做蛇。有了前世的教训之后他立志不再残害生灵,饿极了就吃些树上的野果之类充饥,这样过了好多年,经常想这自尽而死也不行,害人被杀而死也不行,究竟怎么样死才能够没有逃避惩罚的嫌疑呢,怎么样才能够“死得其所”呢?有一天,他正卧在草丛中,听到一驾车驶过,他赶紧跑到路中间,结果被路过的车轧为两段。
  来到阴间,阎王爷一看他怎么这么快又来了,不过他这次既不是蓄意自杀,也不是有罪被杀,而是无罪被杀,就原谅了他,准他惩罚期满,可以再世为人,这个人就是姓刘的举人。蒲松龄写这样的一个故事意在告诫无论贵贱都应多行善事,不可作恶,作恶者种其因必得其果,现世不报,来世则必报也。
  阴差,阴阳床
  据说有这么一种床,人躺在床上昏昏入睡后,灵魂就去阴曹地府办事,等办完事就醒来,又回到阳间。这差事并非人人可干,得由阎王选定后聘用才行,其职务叫做”阴差“,那张床就被称为”阴阳床“。
  下岭村有个小伙子叫李春宝,28岁,个子不高,满脸是麻子。他虽然长相不好,但脑子活络,鬼主意特多,再精明的人都能被他耍糊涂。李春宝十多岁时,父母就相继去世,留下他一个人独自过日子,由于没有管教,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恶习,是不是得想一些歪点子出来。
  这天,李春宝在翻地,突然翻出一个像坛子一样的东西。当时他没在意,顺手捡起来丢到一边。过了一会,村里一个懂文物的人从地头走过看到那东西后拿起来左瞧又看,然后对他说,那是一只秦代的翁。
  回到家里,李春宝把那东西向儿子一样抱在怀里,心里乐开了花:哈哈,秦代的,离现在有两千多年了,不说价值连城,如果找个好买主,买个万儿八千的还是不成问题的。有了钱,吃香的喝辣的、漂亮姑娘随我挑······李春宝越想越激动,不由得手舞足蹈起来。他这一舞可坏了大事,那翁从他身上滑下来,“咚”的一声掉在地上,被砸得粉碎。李春宝的心顿时变得冰凉,突然便感到心里剧烈的绞痛,他连“救命”也没来得及喊你,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李春宝死后,村里人集资为他赶做一副棺材,可棺材还没做好,李春宝却奇迹般地一口气又回过来了。
  李春宝不愧是李春宝,他想:这死后又活过来的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捞一把。想着想着,主意就来了。他跳下床,对着做棺材的木匠大嚷:“你们干什么呢?真以为我死了?我只是被阎王爷找到阴间去了一趟,现在我已经是阎王爷委派的阴阳两间的使者,我想在阴间还是在阳间都随我便。如果我每次去阴间一次,你们都给我做棺材,那还做得完吗?”
  大家面面相觑,都以为李春宝中了什么邪,在这里胡言乱语。有一个年轻人还走过来摸摸他的额头,开玩笑的说:“伙计,你还没有活过来吧?”
  李春宝在凳子上坐下,放低声音说:“你们都不相信是吗?好,那都过来,我把经过给你们讲讲。”于是,大伙都好奇地围了上来,李春宝咳了两嗓子,说:“那天晚上,我刚躺下,就有一个人来叫我,那人自我介绍说是阎王派来的,叫我到阎王那儿去一趟,我就迷迷糊糊的跟那个人去了。阎王见到我就说,现在阴间阳间信息受阻,很多东西不能互相交流,为了加强联系,增加了解,打算委派一个阴间和阳间的使者。阎王爷还说,他经过挑选,认为我比较合适。阎王问我愿不愿意干,我说愿意干。阎王爷就说,愿意干就好,以后我睡得那张床就是阴阳床,只要睡到上面就到了阴间,起来就是阳间。最后阎王爷拍拍我的肩膀,希望我多把阴间的信息带出来,把阳间的信息带回去。阎王说完,还吩咐手下的小鬼带我到阴间游览了一遍······“
  大火听李春宝这么一说,有的人相信了,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却不相信。于是就有人说:“光说我们不信,你能不能做一下给我们看?”李春宝不紧不慢的说:“当然可以,但是得有事呀!”
  这时有个人站起来说,最近他常做噩梦,梦见他死去的父亲在哭。他要李春宝到阴间问问,是不是他父亲遇到了什么麻烦。
  李春宝答应了。他坐到床上,然后打了几个哈欠,就闭着眼睛躺下了。大伙屏声静气的等着。一个小时后,李春宝起来了,对那人说:“我已经问啦,你父亲确实遇到麻烦。不过,这事完全赖你。你今年清明节给你父亲烧的纸钱只打了四个印,阴间的钱是六个印,你父亲拿钱出去花时,阴间说你父亲制造假钱,就把你父亲抓去坐牢了。”
  那人回头一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今年清明节,他为了省事,只在纸钱上打了四个印,于是马上紧张起来,问有没有补救的办法。李春宝慢悠悠地说:“办法很简单,你只要给你父亲多烧点纸钱,把你父亲从牢里保出来就是了。”
  那人回去马上买了十几斤纸钱,全部打六个印,当晚就给父亲烧了。此后,他真的没再做过噩梦。
  这一下村里的人就信服了,李春宝也从此名声大振,每天来找他探问阴间消息的人络绎不绝。多数人都是探问阴间的亲人先前的病好了没有,缺钱花吗,结婚了吗,在阴间干什么工作等等,李春宝每次都能说的活灵活现、天衣无缝。并且,李春宝还说他没到阴间一次都要伤元气,要收十块钱的营养费。大家为了能得到阴间亲人的情况,当然不会吝惜这十块钱,一时,李春宝财源滚滚进来。
  有一天,来了一个陌生的老头子,塞给李春宝十元钱,要李春宝到阴间问问他女儿是自然死亡还是被人害死的。李春宝按程序做了一遍后,告诉老头子:“你女儿说他是被人害死的。”老头子的眼睛马上亮了,忙问是被谁害死的。李春宝说:“这我可没问,你开始也没说要问。”老头子忙又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要李春宝再去问问他女儿是谁害死的。李春宝心里连呼“坏事了”,推辞着不肯去。老头子以为李春宝嫌钱少了,又从口袋掏出二十块钱过去。李春宝暗暗叫苦,思谋着如何应付。只见他眼珠一转,生气的说:“你以为这是走亲戚,想去就去?到阴间去一趟能这么容易么?要问,你过段时间再来!”老头子看到李春宝生气了,就泱泱走了。
  回到村里,老头子逢人就说他已到李春宝这里问清了,他女儿是被人害死的,并说李春宝已经答应他过一段时间再去阴间问问他女儿是被谁害死的,老头子这一说不要紧,他女婿段常贵可坐不住了段常贵早听说李春宝有一张阴阳床,万万没想到那张床会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威胁。这老头子的女儿到底怎么死的,他段常贵是最清楚不过了。
  段常贵原来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后来觉得这小打小闹的难赚大钱,就卖起假药来了。有一次,他挖一些黄花菜根,经过处理,跑到内蒙古一带当人参卖了,一次就卖了好几万。有了钱,段常贵就开始嫌弃自己的妻子,也就是老头子的女儿,土气,不够味儿。他提出跟妻子离婚,可妻子死活不肯,于是,段常贵就残忍地把妻子杀害了,他杀人的方法很阴毒,用两根长针丛妻子头顶刺进去,丝毫看不出破绽。老头子一直觉得女儿死得好奇怪,好好地一个人,怎么能说死就死了!由于找不到什么证据,只好作罢。但这事总像一块心病压在老头子身上,当他听说李春宝能到阴间探问死人的情况,就马上跑来了······
  段常贵听了老头子的讲述,心里直发怵。他想:如果不赶快采取行动,万一被李春宝到阴间问明了他妻子的死因,自己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当晚,段常贵就急匆匆的跑到李春宝家里,笑着说:“我想与你做一笔生意。”"什么生意?“”我想买你这张阴阳床。“李春宝一惊,随即哈哈大笑,说:”什么,你也想到阴间看看?告诉你,你躺在这张床上也没用。“段常贵说:”这你就别管了,我只问你,卖不卖?”
  李春宝猜测段常贵买这张床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想趁机敲他一杠子,再说,这样装神弄鬼的日子肯定也不能长久,不如见好就收。就说:“卖是愿意卖,就不知你出得起钱吗?”“你说!”李春宝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说:“一万。”段常贵吓了一大跳,说:“一张破床卖一万块,你也太黑心了吧。”李春宝故作生气,说:“你以为这是一张平时的床吗?告诉你,少一分也不卖!”段常贵知道今天遇到了老滑头,心想:一万就一万,我明天晚上带钱来,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第二天晚上,段常贵带着一万块钱来到了李春宝家,他把黑皮包打开,往李春宝床上一丢,说:“你自己点点吧。”李春宝一看,眼睛马上直了,他这辈子哪见过这么多钱,顿时激动不已,血压骤升,心里像敲鼓似的“咚咚”猛跳。突然他感到一阵眩晕,心里绞痛难忍,倒在床上腿就伸直了。
  等了很长时间,还不见李春宝起来。段常贵急了,就想把李春宝叫醒。他走过去一摸,顿时傻眼了:李春宝身体已经冰凉了。段常贵知道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收起皮包就走。这时,正好有一个人到李春宝家来,看到这场面,一把扭住了段常贵······
  段常贵理所当然成了杀害李春宝的最大嫌疑犯,被公安机关拘留。段常贵为了给自己开脱,就把买李春宝的阴阳床和李春宝死的经过说了出来。法医经过解剖李春宝的尸体,确认李春宝不是段常贵杀害的,而是死于心脏病,但另一个疑问又来了:段常贵为什么会花一万块钱买李春宝的一张破床呢?经过讯问,段常贵终于交代了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
上一篇:姜子牙坚定赤诚的心
下一篇:善恶到头终有报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